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花杀

本书收有“病人”、“浮生”、“花杀”、“一个沙漠中的意大利人”、“俞芝和萧梁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二十一章 看得见广场的房间
章节列表
第二十一章 看得见广场的房间
发布时间:2019-08-14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这是一间非常空旷的房间。虽然里面堆了很多东西,堆得乱七八糟,却仍然还是显得很空旷。
  站在房间朝西的窗户那里,可以看到外面的广场。朝西的窗户其实只是很小的一扇,房间里所有的大窗户都在朝南的那面,整整四扇,还连着面积很大的一个晒台,但看得见广场的窗户却在朝西的这面。现在,窗户正敞开着,正午刚过,空气里饱含了一种慵懒的张力。有许多声音。一只蜜蜂胡里胡涂地飞过来,撞在向外敞开的窗架上,几乎撞晕了过去。从窗户里望出去,可以看到零星的石凳,它们呈几何状排列着,分布在草坪的四周。台阶则在更远的地方,正午刚过时的阳光垂直地照射在上面,它们使那些台阶显得光洁异常,看不见丝毫的阴影。
  一个穿浅灰色衣服的女人正在穿越广场。她的手里拿着什么东西,因为相隔很远,所以她的手里究竟拿着什么东西其实是看不清楚的。这个穿浅灰色衣服的女人正手里拿着什么东西穿越广场,她穿过分布在草坪四周的那些石凳,石凳上躺着的人正用宽大的树叶遮着脸。人们躺在阳光照射的广场上。到处可以闻见植物在阳光下散发出的气味。而一个穿浅灰色衣服的女人正在穿越广场。
  他站在窗户那里,看着下面的广场。
  花瓶里插着一束金黄色的小菊花。她正在小心翼翼地整理着它们,她把它们插好,再淋上些水。她不时地抬头看一看他,她的目光越过他的身体看到下面广衬一角。
  不下雨的时候,广场倒仿佛更加荒凉了。她说。
  他点点头,却仍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,他一动不动地站在窗户那里,看着下面的广场。
  你看到什么了?她把几片已经枯死的叶片摘下来,叶片离开枝茎时,发出一种细微的撕裂般的声音。
  你到底看到什么了?她继续问道。此时她已经把手里的事情整理完毕,她一边说着,一边擦了擦水淋淋的手,走到他的身边。
  广场上空荡荡的。有几个人躺在石凳上面,宽大的树叶遮着他们的脸。一个小孩子手里拿着冰棍蹦蹦跳跳地走了过去,他的嘴里正哼着一首儿歌。广场空阔无垠,小孩子细小的声音很快便被巨大的空间吸收、消灭,所以只能从小孩子走路时快乐的姿态、一张一合的唇形中推断出他正在唱着一首儿歌。
  一首儿歌。
  她站在他的身边向广场上看了一会儿,她感到有些失望。太阳很好,好得有些刺眼,这样的中午总会让人感到倦怠的。她在窗户边站了一会儿,觉得有些失望。但很快,她便把这种情绪调整了过来。她用一种非常欢快的声音对他说:
  晚上我们去放风筝吧,她说,我来做一只风筝,现在就开始做,赶在太阳下山的那个时候就能做好了,你知道这样的天气是非常适合于放风筝的,这样的天气……她一边说一边就跑开了,她从窗户那里跑开的时候,阳光把她的阴影拉得很长,斜斜地拖进了房间里去,从而使得这空旷的房间具有了某种参差的层次。
  他还是没有说话。他一动不动地站在窗户那里,看着下面的广场。
  在广场上,一个男人正在向一个女人走去。
  我见过你。他说。他在她的身后就开始说这句话,然后他绕到她的前面,停下脚步,看着她:
  我见过你。他说。
  她回过头来,看着他,她就这样看着他,看了好一会儿,然后说:我不认识你,我已经对你说过很多遍了,我不认识你,从来就不认识你。说完这句话,她迅速地朝前走了几步,然而,她很快便发现,他早已绕到了她的前面,站在那里,等着她。广场是如此广阔,四周都是空间,不论她从哪个方向走,他都站在那里,等着她。
  她终于停了下来。
  你就住在那边的房子里。他抬起手,指了指广场旁边的一排建筑。
  现在,从他们站的那个角度看过去,那些建筑的窗门都紧闭着,有几只鸟栖息在窗台上,风很微细,所以它们一动不动,就像睡着了的样子。
  你经常在窗户那里眺望天空。他飞快地掏出一枝烟,放在嘴里,点燃。他连续地做这些动作的时候,手指有些颤抖。看得出来,他抽烟的姿式是老练的,他用有些颤抖的手指老练地抽着一枝烟,这情形不知怎么的,让她觉得有所触动。
  她渐渐地显得安静了下来。她有所触动地看着他颤抖的手指,渐渐地安静了下来。她甚至还说了一句,你讲错了,她说:我打开窗户,并不是眺望天空,而是为了更清楚地看到广场。
  他点点头,猛吸一口烟。然后他所有的动作便开始舒缓下来,最初的紧张生涩已经过去,他舒缓了下来,甚至还眯起了一点眼睛。
  我一直都没有忘记你。他的声音在广场上空飘了起来,像烟一样。我记得许许多多关于你的事情。你住的地方。那座楼梯。楼梯是狭狭的,拐弯的地方堆着杂物。你拉着我的手,在黑暗的地方是这样,在光线强烈的地方也是这样。走着走着你忽然叫了起来,你说有东西忘在广场上啦!你一边说一边就往下跑。你跑起来的时候谁也追不上你,你跑得就像一阵风,你跑着跑着简直就融进空气里去了,我在后面使劲地追你,我问你是什么,是什么忘在广场上了,你笑着说:是风筝──是风筝──风筝──
  这不可能。她的声音冷静得像刀一样。是往下坠的。这不可能,她说,只有小孩子才放风筝,只有小孩子才会这样做。况且,我也早就已经习惯这个城市了,这里经常下雨,一年四季雨水不断,很少会有适合于放风筝的天气。
  他猛地抬起眼睛,盯着她。
  广场上稀稀落落地走过去几个人,他们回过头,注意地看了他们几眼。
  你在撒谎。他说这句话时语调是急切的,他迫不及待地继续往下说:那次我离开你的时候,你抓住我的手,你说你做了一个梦,你说,在梦里,你独自一人站在广场的栏杆那里,广场上正起着风。而你正站在那里等我。你说你站在那里等我。你说你已经等得时间太长了,几乎再也不能等下去了。说着说着你就哭了。 她闭上了眼睛。或许是光线过于强烈的缘故。或许是这样。这是个江南难得的好天,艳阳高照,广场的台阶显得光洁异常,看不出一丝一毫的阴影。
  那天晚上,我就要走的那天晚上,半夜的时候,你醒过来了。
  他在旁边的台阶上坐了下来。他坐下来以后,她略一犹豫,便也在离他不远的台阶上席地而坐。
  一个小孩子尖叫着跑了过去。他笔直地穿越广场,向前跑去,丝毫都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存在。
  你醒过来以后就轻轻地趴在我的身上。
  他的眼睛不再看她,他旁若无人地往下说着:你以为我还睡着,你以为是这样。但其实我是醒着的,我没有睡着,我和你一样,一直是醒着的。窗帘没有拉好,所以我能够听到广场上传来的各种声音。一个女人在小声地哭。嘤嘤的哭声,拚命给压下去的。上面的牙齿死命地抵住下嘴唇,几乎要嵌进肉里去了。女人的脚边一只野猫蜷着,但很快就像弓一样地跑远了。我知道,或许这是你故意的,你对我说过,晚上睡觉的时候,你经常会不拉窗帘。你睡不着,就站在窗帘那里,眺望下面的广场。
  她换了一种坐着的姿式。她刚坐下一会儿,其实是不可能马上就坐累了的,但她还是换了一种坐着的姿式。或许,这样能够让她感觉舒服些。于是,她便换了一种坐着的姿式。
  你趴在我的身上。他继续看也不看她。你的身体是绵软的。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你正在哭泣的缘故,哭泣带来连绵的起伏,就像海浪。一个正哭着的人总是柔软的。一个哭着的人是这世界上最柔软的东西。我抱着这世界上最柔软的东西,一动都不敢动。有什么东西融化了,像风一样。下雨了。下面的广场也融化了。变成了海。
  她用一只手撑住下巴。这个撑住下巴的动作忽然给她带来一股迷人的孩子气。她的睫毛很长,而眼睛是垂着的,睫毛下面的眼睛忽隐忽现。
  此时,下午的阳光开始打斜了,阴影出现,并且越拉越长。广场上的光线开始显露出一种愈来愈明确的微妙。但广场本身却是单调了的,没有稀稀落落走来走去的人,也没有一个小孩子尖叫着跑过去。
  后来你就站了起来。
  他接着往下说。虽然现在的广场空寂无人,却也别指望着他的声音能够成为整个空间的聚焦点。恰恰相反,他的声音已经失去了开始时的确定与急迫,仿佛越是深陷回忆,虚弱便同时乘虚而入。有些东西是不得不怀疑的,在这样的回忆与幻觉不断进行下去的时候,在这样一个空寂无人的午后广场,天晓得会发生什么样的稀奇古怪的事情。
  你站起来,打开门,走了出去。你随手从旁边的椅子上拿了件很大的衣服,你看都没看那是件什么样的衣服,就把它随随便便地披在了身上。我真喜欢你那种随随便便的样子。真是喜欢。夜晚是适合于你的,你曾经对我开玩笑说,你就像一个女鬼。我笑死了。但我现在知道,夜晚是适合于你的。那些静谧的幽深的声音。湿气。你开了门,走下楼去。狭狭的楼道里空荡荡的,你一个人走下去。我跟在你的后面。夜晚有一些雾,但不很浓,挥挥手就散了。
  你就这样一个人走到广场的中间去。天上都是星星。我跟在你的后面。你朝前走,我也朝前走。忽然,你停了下来,你的样子像是在等我走上去,你知道后面有人,你不回头就知道后面有人。我被你吓了一跳。
  你对我说话了。但是你的眼睛不看着我。你说,今天不下雨,这可真是难得的事情。你说这句话的时候,眼睛坚决地不看我。你可真是一个固执的女人。你说:明天就要走了?我说是。你说:还要到很多城市去,那里也全都是这样的广场和城墙。我点点头。你说:但是不下雨,经常下雨的地方总是不多。我说是,我说只有江南才是经常下雨的。不会所有的地方都这样,这是不可能的。你同意了,你说当然,当然是这样,这是当然的事情。
  她安静地听着。坐着的姿式也不换了,但手还是撑着下巴。
  那个小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跑了回来,经过他们身边的时候,他放慢了脚步,扭头奇怪地看了看他们,但很快,他又飞快地跑了起来,他的唇形一张一合,很像是正在哼着一首儿歌。
  那天,我对你说,你得跟我走。你得离开这个阴湿晦涩的地方。
  显然,他说得有点激动起来,他的手在空中划出一个形状,仿佛要伸出去,伸出去抓住她的手。但阳光闪烁,这样的动作其实是看不清楚的。
  她点点头。不由自主的样子。
  我对你说,我们明天就走,一早,等到雾散的时候,雾一散, 广场的轮廓就会清晰起来,整个城市的轮廓也会清晰起来。我们将在清晰的早晨离开这个城市。
  她微微地笑了。一脸的神往。
  当然,她说,当然是这样,不管走不走,不管能不能走,总是会发生一些事情的,这是肯定的,总是会发生一些事情的。
  阳光。难得的阳光。
  一个站在看得见广场的房间里的男人。他已经在那里站在很久了。他站在那里,一动不动,看着下面的广场。
  忽然。他叫了起来。
  他看到有一把刀举了起来。在下面的阳光灿烂的广场上。雪亮的白光。一把刀,在广场难得的眩目的阳光下面。
  男人听到一声尖厉的呼喊,他恐惧地闭上眼睛。他一时弄不清楚,这声音究竟是来自下面的广场,还是他自己身体的内部。他只是听到了一声的尖厉的呼叫。这呼叫声划破广场的上空,充满了力量、恐惧、和眼泪夺眶而出时那一瞬间的高强度的伤感。
  一把刀。雪亮的阳光。
  这在这时,一个好听的声音在房间里响了起来。他从窗户那里回过头。
  阳光的幻觉消失了。而女人正笑嘻嘻地从另一个房间走出来,她说你到底在窗户那里看到什么了,一个人站在那里,站了那么久。她笑嘻嘻地走过来,一边走一边说,她说做好了,风筝,看到了吗,风筝。她手里举着一只风筝,笑嘻嘻地穿过房间,向他走来。
  就在她穿越房间的时候,他惊讶地发现,桌上那瓶水淋淋的金黄色的小菊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枯死了。花瓣还是湿乎乎的,刚淋了水,但花已经枯死了。
  他疑惑地看着她,他想说什么。而她也终于停下了脚步,看着他,觉得他仿佛想要说什么。
  但是,他终于还是没有说。这个站在看得见广场的房间里的男人,最终,他还是一句话也没有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