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花杀

本书收有“病人”、“浮生”、“花杀”、“一个沙漠中的意大利人”、“俞芝和萧梁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二章 浮生狐
章节列表
第二章 浮生狐
发布时间:2019-08-14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芸娘取了一枝并蒂茉莉,插在鬓上。刚才洗头的时候,婢女小红在水里放了些桃红花瓣,那是今年春天时蓄下来的,院里那棵老桃树,一夜风雨下来,便是满地的落红,芸娘让小红备了两只陶罐,装满了,一只埋在隔壁沧浪亭爱莲居的屋檐底下,另一只则用来熏茶焙香。当然,夏天时芸娘是不用桃花瓣熏茶的,待得荷花初开时分,说也奇怪,那荷花晚上含苞,拂晓一露便乍然盛开,而芸娘总是用小纱囊裹上些茶叶,把它放置在花心。但不管怎样,用桃红花瓣浸水沐浴,毕竟也不是常有的事情,因此芸娘觉得,今天的头发仿佛就特别松软起来,而头发感觉松软的女人通常是会觉得心情愉快的。所以说,在这个黄昏的时候,芸娘实际上是心情愉快着的。
  愉快着的芸娘突然想起了什么,回头对正在花格窗前的三白说道:今天埂巷那边的老妇人又来过了。
  三白嗯了声,并没有答话。他正盯着窗架上一盆茑萝藤蔓的盆景看,两只小虫爬在上面,一只是暗青色的蟑螂,另一只则是淡淡的粉蝶。三白忍不住轻轻吐气去吹它们,蝶的翅膀动了,却并不飞走,蟑螂则足踏已呈微红的茑萝叶,细臂稍曲,作环抱状。三白抬头蛮有意味地看了芸娘一眼,心想,可真是个聪明女人,再有谁会想到,用针去刺死蝉蝶之类的昆虫,在它们颈项那里系上细丝线,然后再悬于花草之间冒充活物呢!这样想着,三白便略略地有些走神,心思作出些游移的名状来了。
  你听到了吗?芸娘见三白不答话,不由得又追问了一句。
  听到了,听到了,埂巷的老妇来过了,她来作什么?
  三白把临河的窗打开来。天是阴的,没有晚霞。对面沧浪亭的石桥那里坐了几个人,远远的能看见婢女小红也在那里,她挤在几个手拿马头篮的妇女中间,从装束上看,那可能是虎丘或者山塘那里的花农。
  她来说房子的事情,听话音她倒是挺愿意我们搬过去住的。
  芸娘走到三白的背后。窗开着,今天已经一整日没有开窗了。而现在,从开着的窗户那里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到对面的沧浪亭。暮色给它罩上了一层晕黄,虽然没有晚霞,却仍然是晕黄的,只是在黄的里面,少了平日的微红而已。而这则更使眼下的黄昏时分显得缓慢起来。就象石桥下面的水。这时能够看到石桥上一个挽着马头篮的妇女已经站起来了,有人买花,隔着帘子伸出来一只手。但因为隔离远,又是黄昏,那手的形状便看不分明了。
  她说她能腾出一间卧室给我们住,朝南的,竹篱笆门,附近都是菜圃,还有个小池塘……
  她当然会把自己的房子说得很好,这些人还不都是这样的。三白有些不耐烦地打断了芸娘的话,见她不服气地嘟起嘴,又接着说,当然,我可以先去看看,如果还有一点象沧浪亭的话,我们就搬过去住个一月两月的。
  象沧浪亭?
  是的。象沧浪亭。
  听三白这样讲,芸娘就突然沉默了,不再说话。
  天真的暗下来了。一到黄昏,冥色便如游丝覆盖。而总是在不经意中,夜便真的来了。两人临窗而坐,窗开着,略略吹进些晚风,还有一些非常细小的蟋蟋嗦嗦的声响,很象是从河对岸的沧浪亭那边传过来的。
  那老妇还说了,芸娘整了整鬓边的茉莉花,又看了一眼身边的三白。那老妇说,只是她家那间朝南的屋子里,以前是看到过狐狸的,她说不知道我们会不会在意。
  哦。三白正有些无聊地分辨着外面的声音,听芸娘这样一讲,倒愣住了,狐狸?她说她那屋子里有狐狸?
  是的。她就是这样讲的。芸娘用两只手托住下巴,象是尽力在回忆着什么似的。她说有一次她在灶头那里烧饭,刚起了灶火,就看见一只狐狸从屋子里穿过去了,脑袋小小的,尾巴很长。
  她怎么就知道那是狐狸呢?三白觉得这事情倒有些趣味,便又问道。
  她当然知道。上些年岁的人都是认识这些东西的。芸娘把鬓边的茉莉花摘下来,放到鼻子上闻着,然后又戴上去。
  哦,狐狸。三白觉得这话题不免显得有些阴郁,便又换作了欢快一些的口吻,他伸手摸了摸芸娘才用桃红花瓣浸过的头发,说道:狐狸,我倒是并不忌讳这些的,以后要是真的搬过去,只要不让它在卧室里跑进跑出的就行了,再说,只要你不害怕──
  我倒是不会害怕的,芸娘抢着三白的话头,说,倒是今天,那老妇人坐在厅堂里与我说话,我让小红泡了新鲜的菊花茶来,小红拿了两杯,我便自己喝着,让那老妇人也喝。她坐在那里讲房子的事情,讲着讲着就说沧浪亭好,我说是呵,我也知道沧浪亭好,我说我们也是没有办法才想着要换地方住的。她便不响了,接着就讲到了狐狸,她说她那老屋里是有狐狸的。我记得她说这话的时候天还很亮着,她是中午来的,天气又好,她就在那里讲狐狸长狐狸短的。我有些倦了,懒懒地听着,谁知道猛一抬头,一眼望见那老妇的脸竟是绿的,真把我吓了一跳,仔细再看,原来是沧浪亭岸边的那棵老树,叶子密密层层地遮下来,又给正午的日光照着,闹了个人面皆绿,幸亏得外面游人来来去去的,挺热闹,要不,那一眼我还真以为是遇上了鬼呢。
  讲到这里,芸娘忍不住地想笑,她歪着头又想了想,便真的一个人咯咯咯地笑了起来。